Bella

GGAD/锤基/福华/莫福莫/瑟莱
cp可逆不可拆

在上海/哈利波特音乐会
拽哥伸出手那里
有人喊了句“上啊哈利”
emmm于是被逼着吃了狗粮?
另外有人来面姬/基吗
╰(˙ᗜ˙)੭

短篇·GGAD
本命的处女作
时间线在AD死后
格林德沃第一人称
私设邓校坟墓在戈德里克山谷
by Syrinx
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听说他从塔楼上掉下去死了。
而我知道时那已经是五个月前的事了,毕竟纽蒙迦德并不怎么愿意给囚犯提供报纸。
哦。
他死了吗…
我应该恨他才对啊,他是我最信任的人,也是背叛我最彻底的人。当初在山谷度过的两个月,于我而言是珍贵无比的记忆,对他来说却是邓布利多完美人生中最大的一块必须抹掉的污渍了。
阿利安娜的死又不是我的错,他和他那个山羊弟弟明明也参与了,凭什么全赖在我一人头上。再说,就算不是那次事故,早晚有一天她也会死,默然者的寿命都是很短的。
听说现在英国是一个叫伏地魔的人掌权,他也是伏地魔杀的。伏地魔我有一点印象,在我来这鬼地方之前,他貌似给我写过信求助关于魂器的事。里德尔小子算得了什么,连英国都坐不稳,哪及得上我巅峰时期横扫全欧洲的势力。如果这个傻子跟我走了,也不至于死在一个无名小辈手里。
我终其一生都在致力于让他跟我走,他何时又领过我的情了?就连决斗前一晚…哼,该死的。决斗前一晚我还在试图苦苦说服他不要来,我告诉他如果他来了我会杀了他的。现在的我拥有一切,我甚至可以想办法让阿利安娜回来,我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。
天杀的,他又拒绝了。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跟我走。
我被关进纽蒙迦德以前这些年来,我自己都数不清楚我到底给他写过多少封信要求他回到我身边了,当然,无一例外,他全部一口回绝了。
“Mr.Gellert·Grindelwald…”
永远那么礼貌生疏的措辞,就他妈好像他曾经没有称呼我为“亲爱的”一样,就好像小山羊出门的时候他不曾被我压在桌子上一样,就好像曾经我们没有一起裸着身子在麦田里翻滚一样。
这些对他来说都是耻辱吧?
如他所愿,我已经把决斗输给他了,我现在又不再欠他什么。也许当年山谷初遇是我年少无知,或许我确实不应该在那个节骨眼离开他,可是就算这样也不能成为他背叛我的理由。
决斗,呵,决斗。当我在战场上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知道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阿尔了,我的阿尔已经不在了。他永远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。本来说好只要他敢来我就杀了他,可是…我以为我狠得下心的。我以为他狠不下心的。不知道他看着我被一群蝼蚁带上手铐拖走的时候是不是很爽。他终于把他人生中的污渍洗刷掉了。
更嘲讽的是,他竟然把我扔进了纽蒙迦德,那个门口还留着他那句“为了更伟大的利益”的监狱,让我日日面对自己以前的得意之作,让我日日在对过往辉煌的回想中痛苦度过余生,直到我在监狱里烂掉为止。多么残忍。
他可能不知道吧,我是有办法从纽蒙迦德出去的。要不然他估计会把我弄到阿兹卡班关起来。但是为了他,我是不会那样做的。哈,都到现在了,我竟然还想着他。如果我想出去,简直和从家门跨出去一样容易。纽蒙迦德毕竟是我一手建造的,我对它每一处暗道都了如指掌。更何况那些尊崇我,爱我的人们,我的圣徒们,即使我已经入狱了,他们仍然一波一波,通过各种渠道想方设法给我寄来信件想要救我出去。他们唯一关心的是我本人是否安好。
今天貌似是圣诞节…在监狱里待了这么多年,对这些事早就淡漠了吧。既然他已经死了,还留在这里干什么,给自己过个圣诞好了。
轻轻按动房角一块地板,手指飞速拨过一块小凸起。面前的墙渐渐变得透明,麻木地径直走了出去。
幻影移形到戈德里克山谷,夜很深,站在街角路灯下,灯光有些昏暗,时不时闪烁一下,平添些许诡谲气氛,如果不是广场中央那棵圣诞树还在亮着灯,怕是没人知道这是一个圣诞节。 呵出一团白雾,手指有些发麻,攥紧又松开数次才恢复了些许。在这里像个傻瓜一样站着有什么用呢,像平时一样,跟他道一句圣诞快乐,再嘲笑一下他的失态和衣服,多完美,就是这样。
活动了下冻得有些发麻的手脚,一步步往前走,感觉时间就此停住了,熟悉的路变得漫长无比。 中间休息了很久才到达目的地。 蹲下来擦拭墓碑。 “阿不思,圣诞快乐,你还是……”视线模糊,终究是说不下去,捂住脸伏在墓碑上,“…丢下我一个人。”
低声哼着圣诞歌,一遍一遍麻木地重复着,视线模糊,明明灯火温暖却怎么也到不了心口,抱膝埋头坐着,最后声音越来越低,是什么调子自己也分不清了。静谧空气中传出几声细不可闻的啜泣声。

=========三个月后========

“伏地魔,你还是来了…”
“老魔杖在哪?”
“我不知道,它从来就不曾属于我。”凄婉地笑了笑,那是他的东西,怎么能让里德尔碰呢。“有很多事,你不明白…”
“你说谎!老魔杖在哪!”
硬撑着向他挤出一个嘲讽的笑容,“杀了我吧,伏地魔,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,我很高兴去死…但是你永远不会知道它在哪。”
满意地看着眼前人的脸愤怒地扭曲,最终大喊出了一句“Avada Kedavra!”
绿光闪过,阿不思,我很高兴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还能为你再做一点什么,我…原谅你了…

=========end==========